贪婪的代价告诉我们什么道理,贪婪的代价阅读理解?

楔子若善良没有了度,就会滋养出贪婪的灵魂,而通往地狱的道路,往往是由善意铺成的。1大成刚刚把买来的一小块猪肉藏好,杨九就上门了。“你小子下班回来买了什么菜,我家里还没来得及去买,让我拿走些。”杨九叼着烟在厨房翻找。“就三根黄瓜,一棵包菜,这个月工资还没有发,实在没那么多钱

贪婪的代价告诉我们什么道理,贪婪的代价阅读理解?

楔子

若善良没有了度,就会滋养出贪婪的灵魂,而通往地狱的道路,往往是由善意铺成的。

1

大成刚刚把买来的一小块猪肉藏好,杨九就上门了。

“你小子下班回来买了什么菜,我家里还没来得及去买,让我拿走些。”杨九叼着烟在厨房翻找。

“就三根黄瓜,一棵包菜,这个月工资还没有发,实在没那么多钱买菜了。”大成低声说。

“我家人口多,这两根黄瓜和包菜我拿走了,一根就够你母子吃了,真是的,下次多买点啊。”杨九拎着菜走了。

直到看不到杨九,大成才赶忙回了自己的卧室,从被子里掏出一个塑料袋,里面裹着一小块猪肉。

大成将猪肉切成细条条,挂上面,炸到金黄,捞出来,添水放些佐料,倒进去酥肉,慢慢炖出来一碗。

大成赶紧盛出来端进母亲的屋子里。

自从父亲去世,母亲常年操劳,不舍得吃不舍得花。

前两天晕倒一次,医生说是营养不良造成的贫血,大成今天买了块猪肉打算给母亲改善下生活。

大成母亲这两天因为身体原因,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,她不愿意拿药,只说歇两天就好了。

大成端着碗进了屋子,母亲坐起来,看着家里许久没出现过的荤腥,愣了下轻声问:“阿城,杨九没来拿走?”

大成撇过脸说:“我藏起来了,他没有翻到。”

大成母亲点点头,接过碗让大成也尝尝。

大成吞了口水说:“我吃过了。”

大成母亲知道儿子在说谎话,但是也只有自己身体好了,才能帮大成分担些家务,就沉默地吃了起来。

2

大成一开始是很感激杨九的。

大成父亲出意外去世的时候,大成才10岁,大成母亲没有改嫁,独自一人拉扯大成长大。

孤儿寡母的日子很是艰难,大成早早辍学,在村子外找到一份苦力。

19岁那年夏天,有一段时间厂里订单多了起来,大成为了老板开出来的加班三倍工资,仗着自己年轻,干了两天两夜都没有合眼。

第三天大成坚持不住了,干完白班就骑电动车回家了。

可是路上太困了,大成骑着车子睡着了,车子走了一段路,冲进了路边河里,大成不会游泳。

好在大成命大,杨九刚好下班路过,杨九是个42岁的大叔,在村子里名声不太好。

杨九水性很好,二话不说跳进水里拉出大成,并且还骑车把大成送到了家门口。

大成母亲出来,看到两人湿漉漉的,问过事情经过,对杨九是千恩万谢,又从家里拿出一袋米一壶油不由分说地塞到杨九车上。

3

杨九有点飘飘然,想到村里很多人总觉得自己是贪小便宜又不讲理之辈,瞧得起自己的人家没几个,可是今天自己不就干了一件别人干不来的光荣事情么?

杨九推辞一番,收下了米和油,然后骑车回家去了。

大成家在村头,杨九家在村尾,一路上杨九骑车非常慢,嘴里还哼着小调调。

村子不大,村子中间的小空地上聚集一堆人在唠嗑,有和杨九熟悉的人,看到杨九得瑟的样子,没忍住:“哟,这不是杨九么?这开心的样子,这一身湿的,跳河洗澡啦?”

“哪有,哪有,不过是救了个人,就村头那孤儿寡母家的大成,大成,你知道吧?你说说那小子,今天要不是碰到我,就没命了,留下他娘一个人可怎么活?”杨九两脚沾地固定车子,面露含蓄,实则嘴里一点没漏地把他救大成的事说了出来。

问话的人面露惊讶:“你?救了大成?”

旁边有人围了过来,杨九兴致高涨:“咋滴,你不信?你看看我这一身湿衣服,你看看这米这油,这可是大成娘硬塞给我的。”

“厉害呀杨九。”

“看不出来呀杨九。”

“能耐了杨九。”

众人七嘴八舌,杨九听的心里舒坦极了。

“要说这大成娘也是,就给一小袋米,一小壶油么?一条命呢,咋地也得塞给你几百块钱吧?”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人群里传了出来。

杨九看了一眼,是村里的王赖子,王赖子原名王通,只不过喜欢赊账不还,村里水果摊,早点摊,小饭馆,只要是卖点货物的都被他赊一遍,还就赊一次两次,绝对不多赊账。

乡里乡亲的,要也要不过来,王通又不赊多少,就都算了,背后都叫他王赖子。

杨九嘴上说:“举手之劳,哪能要钱。”心里却很是认同王赖子的话,一条人命呢,就这点米和油打发了?

4

第二天,杨九下班后掐算着时间,又拐去了大成家里。

路上杨九都盘算好了,一定得要出来几百块钱,就说自己想翻修房子差点钱,大成又没有娶媳妇,干这几年活肯定没少攒钱,就冲昨天救命恩情,不说多,几百总要给的出来的。

杨九进门后,大成母亲赶紧热情地迎上来,一边叫大成出去割点肉,买瓶好酒,一边挽留杨九吃了饭再走。

杨九推辞几句,顺势坐下,眼睛在院子里一扫,看到车棚下一辆崭新的电动车。

好家伙,大成手里果然有钱,买个新电动车都不带犹豫的,要是自己电动车掉河里,买新电动车估计要犹豫两天。

杨九想起来自己那买了几年骑到厂里就要充电,骑回家里还要充电的破电动车。

不甘心只要几百块钱了。

这时候大成回来了,提着一块猪肉和一瓶酒,大成母亲接过去,然后去厨房忙活了,留大成和杨九一起聊天。

大成很是拘束,杨九哈哈一笑说:“你叫我九叔吧。”

“当年你叔我生下来有九斤重,可把我奶奶高兴坏了,找了算命先生,取名杨九,九是之最,算命先生说我必有后福啊。”杨九很是会带话题,一会儿大成也放松起来。

“那九叔可算是命带富贵啊。”大成有心迎合杨九的话。

“要我说算命先生算得不准,我今年都42岁了,还没有看到福气在哪啊,我家那个小子比你小两岁,也该娶媳妇了,可是家里房子还没有翻新,我这天天上班也没攒到钱,哪有钱去翻新啊,一家老小花销都压我身上,不比你家啊,人口少花的少,手里还能落个钱。”杨九叹息一声。

大成嘴笨,不知道该怎么附和杨九的话。

杨九斜眼偷瞄大成一眼,心里暗骂道,真是笨小子!这个时候不该塞过来几百块钱说,九叔你先用么?

杨九心道:等会儿我换个新招式,不信你不吐口。

大成母亲也出来了,端了饭菜放在桌子上让他们边喝酒边聊。

酒足饭饱,杨九一边剔牙,一边往车棚走去,走到车棚,摸了摸大成买的新电动车,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,一边嘴里说:“你叔我啊,那个破电动车都骑五年了,就是没钱买新的,存不到钱,唉,哪里命带富贵啊,你叔啊,命苦。”

大成跟在旁边,听这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,说道:“九叔,你要是不嫌弃,你骑我这个车,我骑你的车,就当我孝敬你的。”

“那怎么好意思,你的是你的,我的是我的,不能乱,除非你是特意买来送我的,报答救命之恩。”杨九一边摸着电动车,一边装作醉醺醺的样子说着胡话。

话都说道这份上了,大成脸皮薄,又确实欠着杨九恩情,只好附和:“是我送给你的,九叔,你喝多了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“没多,我能自己回家。”杨九一挥手,骑上新电动车,晃晃悠悠出了门,大成不放心,追出门去叮嘱。

拐了弯,看不到大成了,杨九加快速度,一路上嘿嘿直笑。

5

从那天开始,杨九好像不知道脸皮是何物了,每天下班后都要拐进大成家里一趟,吃过后还要惦记点东西。

“大成,这凳子不错,你叔家缺个,我拿走了啊。”

“大成,我家没油了,我说买吧,还没来得及去,刚好你家有,倒给我些得了,省叔买了。”

“大成,你叔打算翻新房子,借给我些钱,等有钱了还给你。”

“大成,今天这块猪肉别炒了,天天在你家吃肉都腻了,给我吧,我带走,你婶婶就爱这口。”

“大成,你叔家儿子不争气啊,骑你那新电动车拐沟里,摔断条胳膊,得2万医药费,我上哪弄这么多,大成,我知道你有,你就可怜可怜你叔,看在当初救你命的份上,帮帮我吧。”

“大成,发工资没?给我些,因为我那儿子,我这个月没上班,家里吃喝都没钱了。”

“大成,那新车摔得不好骑了,给我儿子骑了,我这个破电车骑走了,还好你换了新电瓶,省叔换了。”

“大成,说没钱什么意思?当初要不是我救你,你现在都是一把骨头了,做人不要不知好歹啊。”

“大成,这就对了,你要知道,命是用钱买不了的。”

“大成……”

“大成……”

大成捂住耳朵,实在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了。

6

“大成……”

杨九推门进来,看着大成母亲碗里的大半碗酥肉:“嘿,我就知道你说谎,说什么就买了黄瓜和包菜,现在你们却偷偷在吃肉。”

大成母亲一脸尴尬端着碗,嘴里的肉不知道该咽还是不该咽。

大成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就看到杨九夺过碗筷,几嘴扒拉完了。

临了把碗一放,拍拍大成肩膀:“叔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当初救你一命,你竟然背着叔吃好吃的,真是世风日下啊。”

杨九摇头晃脑地走了。

大成红了眼眶。

第二天,大成买了好酒好菜,在杨九拐进家门的时候,赶紧上前拉着他到了屋子,说要给他赔礼道歉。

杨九半推半就,嘴里说着不情愿的话,身体很诚实地坐了下来。

大成掏出来1000块钱,递给杨九:“九叔,我知道你这段时间缺钱,我今天找领导预支的工资,昨天事情是我不对,这不是母亲贫血了,想着让她补一补。”说着,倒了一杯酒,自罚一杯。

杨九笑眯眯地接过来钱,揣进兜里:“这就对了,大成啊,做人得诚实,对了,怎么不见你母亲?”

“我母亲去输液了,她头晕得厉害,我好不容易劝动她。”

“去医院可是花钱啊。”杨九咂咂嘴。

“可不是,叔,这个菜你最爱吃,放你面前。”大成推了推菜。

“行,大成啊,做人就得这样,得知恩图报是不是?”杨九不客气的夹了一口菜,教育大成。

“是……,之前我不对,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大成赔笑。

一顿饭吃罢,大成看着倒在桌子上的杨九,踢了踢没有动静。

大成的眼神一下子变的冷酷,从杨九兜里掏出来那1000块钱,塞回自己兜里。

然后骑上电车,带着不省人事的杨九直接骑到河边。

河是通着整个村子的,杨九回家有一段路也是临近这条河。

大成就在这段路上,把杨九扶好坐在电车上,大成大力拧了一把转把,差点把自己带倒。

车子和杨九都进了河里,大成松了口气,悄悄的往家里走去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jinsizhu.com/3084.html